医院首页 > 新闻动态 > 曾经沉迷游戏的少年说:“我现在游戏都反感!”
曾经沉迷游戏的少年说:“我现在游戏都反感!”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WHO

今年初决定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

相关规定将自619日起生效

WHO将通知世界各国政府

将游戏成瘾纳入医疗体系

 

 

 

之所以进行这样的修订,是因为全世界有大量的医学数据表明,游戏成瘾者脑部结构的改变,与毒品、酒精等物质成瘾者相似。

 

然而在此之前,精神卫生科的临床医生们只能将这一类因游戏成瘾的患者列为广泛性焦虑症。

 

“在门诊我们也遇到很多青少年游戏成瘾者,只要将手机或者电脑游戏强制远离他们,就会出现严重的焦虑症状。”树兰(杭州)医院精神卫生科蔡巍主任医师介绍到。

 

今年年初,一位14岁少年小陈在父母的强行带领下来到诊室。“医生,快救救我们孩子,从去年暑假开始,他就没日没夜地玩游戏,他妈妈火了,就把他的手机砸了,结果这孩子变本加厉,满脑子里只有游戏,成绩也一落千丈,生活都成问题了。”

 

为了能够玩游戏,小陈可以晚上不睡觉,父母把手机没收了,他就把饭钱省下来买同学的手机玩几分钟,甚至在课间时间跑去老师办公室的电脑里玩游戏,“只要是游戏就玩,不挑类型,有的时候玩得起劲,厕所也不上一直憋着。”

 

父母为了让小陈能够摆脱游戏成瘾,双双辞职陪他来医院治疗,“他当时的病情严重到,在进行核磁共振检查的五分钟时间里,因为离开了手机游戏,整个人就一直发抖。”

 

在最初治疗阶段,医生控制小陈的游戏时间为六小时,时间一到就要强制拿走手机游戏,“一开始,只要我们一拿走手机,他就开始大喊大叫,暴躁易怒,但随着之后配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以及药物治疗等方式,小陈的情绪逐渐平稳,玩游戏的时间也在不断缩短。”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有一天,小陈告诉蔡巍主任,自己现在看到游戏都有些反感了。

 

“出院之后,小陈返回学校,重新回归正常的学业生活,成绩也有了起色。”蔡巍主任表示,近半年来,小陈一直在门诊随访复查,病情一直非常稳定。

 

世界卫生组织对游戏成瘾的症状进行了严格归纳,只有无法控制地打电玩、越来越经常将电玩置于其他生活兴趣之前,即使有负面后果也持续或增加打电玩的时间,且相关行为至少持续12个月,才能确诊。但症状严重的患者,确诊前的观察期可相应缩短。

 

“许多人放假时通宵打几天游戏,假期结束随即恢复正常的工作学习,这只能算是游戏过度。我们目前接诊的这些患者,也属于网络沉迷,而不能简单归为网络成瘾。”

 

大家都知道毒品、酒精成瘾,会影响大脑的精神活动。游戏虽为非物质依赖,但全世界已有大量的医学研究数据表明,它对大脑结构的影响,与其他物质成瘾者相似,明知有害而不能自控。

 

长期高强度玩游戏,负责控制和决策能力的大脑前额叶会出现供血不足,导致自我控制能力越来越差。

 

“ 网络成瘾后,会像毒品成瘾一样反复发作,因此要及早踩刹车。此外,整天刷手机、看视频,在网络上花费时间过长,放不下手机的人,都应该求助医生。

 

户外运动

是预防网络成瘾的一剂良药

 

游戏成瘾,是因为它会给人带来美好感、愉悦感。在戒除网瘾的过程中,父母要学着多陪伴孩子,改善亲子关系。

 

在医院门诊中,沉迷网络的大部分患者是中学生和大学生,缺少父母的监管,特别容易失控。

 

“轻微的网络沉迷,父母要和孩子好好沟通,进行心理疏导。如果因为玩游戏影响到了情绪和睡眠,必要时需要使用情绪稳定剂和帮助睡眠的药物,来配合心理干预。”

 

医生提醒,增加户外运动也是一剂良药,它可以帮助身体分泌内啡肽,使人愉悦。